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海军中校 >

一名中校军官的转业之路:曲折但不心酸

发布时间:2019-11-25 12:06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上午8时50分,曹裕银提前10 分钟走进苏州科技城管委会办公室,以主任科员的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,一种久违的踏实感在心中油然生起。8个多月前,他的身份还是东部战区陆军某装甲旅副主任。

  回想起这8个多月的转业之路,曹裕银感慨万千,说不完的坎坷,道不尽的辛酸,也有无数的温暖与希望。

  当时,他正在旅灵岩山营区蹲点,接到参加集团军动员电视电话会议的通知后,并没有太往心里去,认为跟往年一样,是项例行性的工作。

  会议开始后,曹裕银很认真地聆听着集团军领导讲话,并时不时地记录下讲话要点。

  “某装甲旅安排36名干部转业,其中必须有1名团职干部……”听到这,曹裕银思想开始走神:军改背景下,名额比往年多了10多个,这好理解,但团职干部转业往年可都是集团军范围综合衡量的,为什么今年非得明确旅里走1个呢?

  “任旅副主任满4年,进正团后备3年,1977年出生,年龄也不大,加上这几年负责牵头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,旅主要领导经常给予表扬,下一步有机会该提升了,肯定轮不到自己。”曹裕银心里快速盘算着,不是自己,那会是谁?

  曹裕银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,快速闪过一张张熟悉的面孔:“有可能是他,他年龄偏大,但他有团主官经历;也有可能是他,但他家庭困难,旅党委可能会考虑照顾……”

  会议一结束,曹裕银就接到旅干部科的电话,说旅政委找他谈话。凭着多年的经验,曹裕银感到这是“摸底动作”,心里波澜不惊。几分钟后,旅政委沈斌打电话来,催他快点过去。这下,曹裕银有点不淡定了,隐约感到有些不安。

  从灵岩山营区到旅机关,有20多分钟的车程。在车上,他拔通了几名战友电话,无一例外地叮嘱:千万不要松口,任职4年,又是后备,很有希望再“冲一冲”,这时走明显吃亏犯傻;提了正团,就有机会分到经济适用房,可以少奋斗很多年;师改旅后,旅政治部副主任没有一人没提升的,应该再熬一熬。

  来到沈政委办公室,沈政委破天荒地给曹裕银泡了杯茶。几年来,他无数次到政委办公室汇报工作,从没有过喝茶的待遇。

  “先喝杯茶。”沈政委的热情不但没起到放松的效果,反而让曹裕银心里更加忐忑,端着茶杯的手有些颤抖。

  在与政委谈话中,曹裕银了解到旅里团职干部转业工作有难度。望着政委凝重的表情,一向心直口快的曹裕银忘了战友的叮嘱,表明了态度:“如果都不愿意走,我愿为组织分这个忧。”

  一周后,当旅里正式通知确定曹裕银转业时,尽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,但仍感到天旋地转。

  回到家中,曹裕银独自在镜子面前足足站了10多分钟,看着一身穿了21年的军装,忍不住流下了热泪。得知丈夫要转业,妻子周晓英哭着抱怨道:“部队咋一点感情都不讲呢,说走就让走呀!”

  “盼星星盼月亮,不但没上去,反而要转业了。你在部队干了那么久,到地方上能干什么呢?”远在江西老家的父母知情后,愁得吃不下饭。

  都说军装是军人的皮肤,脱下军装又岂止是脱层皮?那一夜,钻心的疼痛让他辗转难眠。

  曹裕银内心很乱:既有对过去火热部队生活的留恋,也有对未来的期盼,还有说不清的担忧。

  迷茫中,他回想起自己刚当兵时的情景。1994年的江西瑞昌,入伍参军很热门,不托关系根本当不了兵。一同体检的小伙伴们都拿到了入伍通知书,曹裕银估计自己没戏,无奈地跟着父亲去地里干农活。意想不到的是,两个小伙子在人武部领军装时打了起来,被取消了入伍资格。就这样,曹裕银替补参了军。

  “假如当年那两个人不打架,自己这辈子有可能当不了兵。”想到这,曹裕银顿时轻松了不少。

  “1998年提干时,自己没有竞争过团里的两名战友,被刷了下来,准备年底退伍。没想到,一名战友因身体不合格,幸运之神再次眷顾,自己又替补成功。

  此后,每一步都走的很顺利。”回顾军旅生涯,曹裕银长叹一口气,禁不住喃喃自语:“正团这个坎怎么就迈不过去呢?”

  “如果坚持不走,就算调了个正团,又能咋样?自己年龄不占优势,提副师基本无望,过几年还得转业,迟走不如早走。军队将走职业化道路,三五年后,可能想转业都没机会了……”一夜未眠,曹裕银做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。

  翌日,曹裕银耐心地做起了家人的说服工作:“转业又不是下岗,天塌不下来。转业到地方同样是干事业,还可以给你们一个稳定的家。”

  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关于安置去向,亲朋好友的意见出奇一致,建议曹裕银留在苏州。

  定好留在苏州后,曹裕银四处托人打探消息,了解苏州往年转业安置情况,询问今年安置政策的新变化等。妻子是苏州高新区人,按惯例可随妻子户口转业进高新区;副团满3年,保底可安排主任科员……一圈打听下来,曹裕银憔悴了不少,但心里也逐渐有了点底。

  苏州市转业政策规定,行政副团以上军转干部不用参加考试,届时参加积分选岗即可。这意味着从4月初正式离队到10月选岗,有半年的“休整期”。

  突然闲下来的曹裕银真正感到了失落:以前满世界的电话不响了,有时一天短消息都没有一条;以前按部就班的军营生活没有了,作息时间彻底被打乱,没了星期天的概念,反正天天都是休息;没有朋友可玩,大家都要上班,刚转业的战友则忙着准备考试。

  “人闲下来的日子,非常不好过!老瞎想,夜晚不到12点以后睡不着。”曹裕银回忆起那段日子,满是痛苦的表情。他对记者说:“想找点活干,又不知干啥好。”

  在老丈人家住了一个星期后,曹裕银一照镜子,被自己吓了一跳,整个人苍老了不少。妻子周晓英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:“要不去工地帮老爸干点活,别在家里闷出病来了。”

  “行!”曹裕银被自己的决定吓了一跳,在部队大小算个领导,去工地干活也太掉价了吧。但又转念一想,与其闲的难受,还不如去出点汗。

  和水泥、搬砖、抹墙……半天下来,曹裕银全身沾满灰尘和泥浆,累得腰酸背痛。因赶工期,中午饭只能在工地上吃。10元一份的盒饭,曹裕银刚开始难以下咽,但见老丈人吃得津津有味,也就蹲下来吃了个精光。

  在工地帮老丈人干了半个月的活,让曹裕银找回了初心,内心不再那么焦虑,笑容重新回到了脸上。

  2016年6月,旅受领任务参加“跨越2016-朱日和A”演习,时间紧、任务重、人手紧张。知情后,曹裕银带领数名主动担负起与考核组协调联络任务,成为对抗演习中的一大亮点。

  7月初,帮完忙,曹裕银再次回到家中。老丈人最近揽到的活不多,死活不让他去帮忙了。

  在家休息了两天,亲朋好友纷纷急了起来:“你咋还呆在家里,抓紧去打通关节!”“中国是个人情社会,别人活动你不活动,最终只会你吃亏!”“找总比不找好……”

  一天晚饭后,妻子拿了两万元现金给他,说:“找关系、找关系,关系都是找出来的,别老窝在家里,去找前几年转业的战友吃吃饭,请他们帮忙出主意、牵下线。”

  “找谁去呢?”曹裕银两眼抹黑,心中没有主意。只好把电话本从头翻到尾,又从尾翻到头,拈量来拈量去,拔通了几个老战友的电话。老战友都讲,副团以上进公务员有保障,都是公开选岗,现在反“四风”的大环境下,不必折腾。

  在电话里听出了曹裕银的不踏实,一个周末,几名老战友相约一起请曹裕银吃了个饭。饭桌上大家推心置腹:如果地方有过硬的关系,不去找是犯傻;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,与其乱投医,不如落个自在。

  “别期望值太高,但好歹会有个‘饭碗’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”几顿饭吃下来,战友们面对面的开导,让曹裕银心里踏实了许多。

  “幸运的是,我保底能进公务员。”采访中,曹裕银坦言相告,因营以下不是100%进公务员,有的用人单位还搞“二次分配”,导致不少营以下不得不四处托人。

  7月中旬,曹裕银还是忍不住给苏州市军转办主任薛锋打了个电话,委婉地表示想请他聚聚。

  薛主任在电话里真诚地说:“请相信我们军转办!你是苏州人的女婿,分区安置的事我们会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办;另外,积分我们也会认真核对,本人核实无误后才会公布。你就在家安心等通知好啦。”

  “那份温暖,让我心里有了底。”面对记者,曹裕银细数苏州市委市政府对军转干部的关心与厚爱。

  千难万难不能难。作为经济建设走在全国前沿的城市,苏州市把军转干部视为重要的人才资源,想方设法让军转干部人岗相配。“八一”建军节前夕,苏州市人社局和军转办领导,利用慰问部队时机,面对面与座谈,深入了解他们的专业特长、性格特点、安置意愿、家庭困难等情况,为积分选岗和特岗选调掌握第一手资料。

  此外,苏州市政府还采取开班办学、集中培训等形式,邀请苏州市社科联、苏州大学、苏州市人社局等高校及专业机构的专家、教授,为军转干部作专题授课辅导,讲解转业政策和地方工作要点等,提高适应能力,帮他们顺利度过“第二适应期”。

  扶上马再送一程,军地还积极为解决后顾之忧。2016年9月,副营职孙庆柱想将小孩转到离家较近的实验小学,但个人协调难度较大。旅干部科知情后,第一时间和苏州市民政局取得联系,共同赴教育局协调,最终如愿。

  2016年9月13日,苏州市营以下干部和技术干部考完试,预计1个月以后将与团以上干部一起选岗。

  那段日子,曹裕银度日如年,脑海里始终纠结着3个问题:能否分到高新区?高新区会拿出什么样的岗位?自己的积分排名是否靠前?

  “心头总感觉压着一块石头,喘不过气来。”曹裕银对记者说,那段时间,为消除焦虑情绪,他将苏州有名的旅游景点逛了个遍。

  “万里清晖初出海,一声长啸独登台。”参观苏州拙政园时,一副对联吸引了曹裕银的目光。他暗忖,面对转业这场人生“大考”,何尝不需要独自登台?

  与曹裕银一同转业的连职干部张国栋更纠结,因为能不能进公务员队伍,他心里没底。张国栋说:“等待选岗,那条路是那样的漫长!日子真是煎熬,想去做点什么却不知从何做起,想放弃却不甘心,去做点别的事可心里又老惦记着,有时无助到想哭。”

  李晨光,入伍18年,正营满5年,考试考的也不错,他估计自己积分应该靠前。不愿空等的他主动到财政局、住建局等单位去咨询,没想碰到了“软钉子”,都说你到我们这儿来,专业有点不对口,但你要来,我们也欢迎。

  “虽然感觉不受待见,但幸好苏州是让挑选单位,只要我选中了,他们不能拒收。”李晨光告诉记者,全国有不少城市是双向选择,这样有利于人尽其才,但也留下了“操作空间”,听说有的为进一个好单位,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

  2016年10月25日,苏州市军转办传来消息,曹裕银如愿分到了高新区,积分为75.45分,在高新区安置的8名团职干部中排名第三。高新区共拿出9个岗位供8人挑选,且岗位比往年要好的多,第二天按积分排名顺序选岗。

  当晚,曹裕银紧急召开家庭会议,经反复商量,综合考虑收入待遇、发展前景、离家远近等因素,他第一志愿选了苏州科技城管委会,第二志愿选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。

  翌日上午选岗时,曹裕银心里一直默默祈祷,前两名千万别选苏州科技城管委会。最终,幸运之神再次眷顾曹裕银,他如愿地选到了第一志愿。

  得知旅里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后,曹裕银激动不已,专程把军装拿去干洗店洗熨了一番,他想把最后一次军装穿的干净笔挺;得知安排他登台交流发言,他百感交集,1500字的发言稿写了两天一夜,千言万语竟无从说起。

  离别总是伤痛的。2016年11月18日,苏州小雨蒙蒙,空气中弥漫着忧伤。

  登上发言台前,曹裕银下意识把军装又捋了捋,将帽子又正了正。从台下到台上总共4级台阶,每一级台阶都走的很沉重,不舍、眷念等滋味一下子涌上了他的心头。

  “难忘军旅情,难忘战友爱。”台上,曹裕银话军旅生涯的成长、忆野外驻训的艰辛、诉大项任务的摔打、讲战友相处的点滴……句句发自肺腑、语语饱含深情,讲线次。

  “送战友,踏征程……”当这熟悉的旋律在耳畔响起,军营生活的一幕幕浮现在他的眼前:参加跨区对抗演习,嘶吼的坦克掀起滔天沙尘,像一群脱缰的野马;组织教育课,台下战士明亮的双眼仿佛一盏盏等待点亮的明灯;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列着的工作计划,催促自己像一台机器高速运转……泪水再也忍不住,夺眶而出。

  向军旗告别仪式结束后,许多官兵找到曹裕银,敬个礼、握下手、来个拥抱。榴炮营教导员夏威,抱着曹裕银,久久不肯松开。他忘不了,在灵岩山片区督导期间,曹裕银坚持脱鞋下田,深入营连发现解决矛盾问题,整修建设了营区垃圾池、停车场、足球场,大大改善了官兵生活环境。

  对一个人的真实评价,往往在他离开后。点击打开旅政工网,记者发现有很多官兵给曹裕银留言:“曹副主任,真心舍不得你走!”“记得常回家看看……”

  带着旅里赠送的两件礼物,一双作战靴和一个坦克模型,曹裕银一步一回头地走出单位大门,心想这次算是彻底离开了部队,但出了部队的门不忘部队的情,一定把部队的好传统、好作风带到地方,努力工作,再立新功!

  2016年12月26日,苏州市转业军官岗前培训正式启动。针对转业军官特点,党政综合培训安排了政治理论、法律法规、行政管理、能力提升、机关技能和地方常识等6大板块的学习内容。李月飞摄

  选了个好单位,虽说只是安排了主任科员,从部队领导降为地方办事员,但曹裕银很知足。回家后,他将热播的专题片《永远在路上》又重新看了一遍。

  妻子笑问:“你又不是到地方当领导,打这‘预防针’有何用?”曹裕银很严肃地说:“脱了军装就等于少了道‘紧箍咒’,之前,有不少战友转业到地方后,因放松了自我要求,最终栽了跟头,吃了大亏。”曹裕银的清醒与自律给妻子吃了颗“定心丸”。

  2016年11月28日,在旅政委沈斌的陪同下,曹裕银正式到新单位报到。苏州科技城管委会领导对他说:“转业是一次职业的转换,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战和考验。你是第一位直接转业进科技城的团职干部,可得好好表现。”曹裕银谦虚地说:“到了新的岗位,我又是一名新兵,将从零开始。”

  同事很热心,帮曹裕银把出入卡、停车卡、饭卡等都办好了。坐下来后,他打开办公室电脑,界面上跳出了一道有关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的选择题,只有答对了才能进入办公系统。过了一会,同事又给他送来了《十八届六中全会学习辅导百问》《中国党内监督条例》等一套理论书籍。

  “本以为部队理论学习抓得紧,没想到地方也抓得这么紧,而且形式更加新颖。”曹裕银心中暗忖,看来学习得抓紧点才行。

  曹裕银想了想说:“隔行如隔山,最担忧从部队的主力队员变成了地方的‘板凳队员’,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习充电。”

  “把困难垫在脚下,才能看得更远。”曹裕银给自己立了个“军令状”:转身就得加速跑,将以军人特有的拼劲,从容跨越“战场”与“市场”间的素质鸿沟。

  回顾转业历程,曹裕银感慨不已:“转业之路,是挑战自我之路,是又一次成长之路!敢问路在何方,路在脚下。就如风中的蒲公英,漂浮是暂时的,终会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壤。”

  人生最美是军旅。从农村走进军营,从士兵成长为一名副团职军官,曹裕银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,都留在了部队。军改背景下,他以大局为重,选择脱下穿了21年的军装,转业到地方工作,用党性觉悟为改革大考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。

  都说军装是军人的皮肤,脱下军装又岂止是脱层皮?但军队转型需要军人转身,过去建功军营是奉献,现在脱下军装也是奉献。许多官兵像曹裕银一样,主动选择成为三十万分之一,只为明天军旗更鲜艳。

  转业是凤凰涅槃的过程,不可避免地会有彷徨、困惑、迷茫与失落,但又充满了期待、希望、生机与激情。正如蒲公英的种子,在空中飘飞是暂时的,终会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壤,重新绽放生命。

  军转干部是社会的财富,他们拥有优良品格和过硬素质,抱有在地方干一番事业的激情与信念。安置好、使用好军转干部,是人心所盼,更是社会所需。我们坚信,军转干部“化剑为犁”,重整行装再出发,他们的事业将更加精彩、人生将更加美好。

  人生最美是军旅。从农村走进军营,从士兵成长为一名副团职军官,曹裕银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,都留在了部队。军改背景下,他以大局为重,选择脱下穿了21年的军装,转业到地方工作,用党性觉悟为改革大考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。

  都说军装是军人的皮肤,脱下军装又岂止是脱层皮?但军队转型需要军人转身,过去建功军营是奉献,现在脱下军装也是奉献。许多官兵像曹裕银一样,主动选择成为三十万分之一,只为明天军旗更鲜艳。

  转业是凤凰涅槃的过程,不可避免地会有彷徨、困惑、迷茫与失落,但又充满了期待、希望、生机与激情。正如蒲公英的种子,在空中飘飞是暂时的,终会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壤,重新绽放生命。

  军转干部是社会的财富,他们拥有优良品格和过硬素质,抱有在地方干一番事业的激情与信念。安置好、使用好军转干部,是人心所盼,更是社会所需。我们坚信,军转干部“化剑为犁”,重整行装再出发,他们的事业将更加精彩、人生将更加美好。

http://wdlook.com/haijunzhongxiao/977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